網站首頁 少女蘿莉 絲襪長腿 卡通動畫 熟女人妻 顏射系列

視頻專區 國產精品 國產自拍 無碼專區 歐美性愛 熟女人妻 強奸亂倫 日韓無碼 歐美精品 倫理影片 人妻系列 動漫精品

圖片專區 唯美清純 網友自拍 亞洲性愛 歐美激情 露出偷窺 高跟絲襪 GIF動圖 巨乳美乳 女同性戀 動漫精品

小說專區 暴力虐待 學生校園 仙幻奇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倫戀情 經驗故事 科學幻想 教師學生 中文字幕 大秀視頻

另類視頻 蘿莉人獸 真實裸貸 ??殘疾人 ??小女孩 小孩操大 無碼專區 中文無碼 直播專區 中字專區 無碼中文 抖音專區
首頁- 不倫戀情- 淫亂的表舅媽

淫亂的表舅媽


表姐她們互換一個眼色,便一起來到姨丈的面前。

       堂妹道:「我們大家一起乾杯吧!」

       眾人一起舉杯,互相碰杯子,把酒喝光。

       姨丈也喝光了酒,笑道:「這杯酒好像有點不對,是不是加上了別的東西。」

       小阿姨道:「你以為加上了什幺?」

       姨丈道:「是加上了另外一種酒,是不是呢?」

       堂妹十分得意,她道:「等一會你便會有答案了,來,我們跳舞!」

       姨丈道:「好!我從未試過天體跳舞的呢!這倒十分有趣。不過,我有一個
     提議,不知妳們同不同意?」

       堂妹問道:「你有什刺激的花樣?」

       姨丈道:「改播舊音樂,我們只跳狐步舞,或是華爾滋,如果新潮的話,搖
     搖擺擺妳們身上少了一件東西,我卻不同,那是有失公平的。」

       她們起先不明白。

       姨丈搖擺給她們看,她們才哈哈大笑。

       原來,姨丈的特大肉棒,搖來晃去的,很是奇觀。

       堂妹笑道:「好吧!雖然我很喜歡看,但你即然不舒服,只有播舊音樂了。」

       她低聲的對嬸嬸她們說:「暫時依照他的話去做吧!不會多久藥力發作,我們
     便會有好戲看了。」

       她們看著走去更換唱片的姨丈,一起在偷笑。

       表姐對姨丈,早已著迷。

       她雖然在笑,但心中不忍,她覺得不該在他的酒中下了迷幻藥,這幺好的一塊
     料,為什幺大家不利用來享樂一番呢?

       音樂播出慢步的音樂。

       嬸嬸搶先和姨丈起舞。

       她緊緊的把豐盛的胴體,貼住姨丈跳舞,低聲道:「你現在覺得怎幺樣?是
     不是有什幺不對,是不是?」

       她十分關懷姨丈。

       姨丈笑道:「當然有點不對了,妳應該感覺到,我是不是很失禮,太沒有禮貌!」

       嬸嬸一笑:「你的生理上的自然反應,如果沒有反應,我們兩人都不對。」

       姨丈問道:「什幺兩人都不對呢?」

       嬸嬸道:「一方面,我沒有吸引力,你才沒有反應,另一方面你沒有反應,那
     你可能是無能了。」

       姨丈哈哈大笑。

       這時,堂妹和小阿姨共舞,而姑姑和表姐,她們都覺得有種新奇的感覺,因為她
     們雖然以前也常常裸體共舞,但都是跳新潮舞。如今,肉體接觸的雖然都是女人,
     但總覺得有奇異的刺激。

       一支音樂完了,接著第二支音樂。

       突然,堂妹吃吃的笑,說道:「真有趣,我們都好像要飛上天了。哈哈哈!真有趣。」

       這使眾人訝異萬分,向堂妹看去。

       堂妹竟然一邊笑,一邊擁吻著小阿姨。

       小阿姨推開她道:「堂妹,妳怎幺了!妳做什幺?」

       堂妹哈哈大笑道:「洪,你不要躲啊!你是不是不喜歡我。洪,你不能離開我
     ,我們兩人雙雙在云層上,你不怕跌下去嗎?快過來抱住我!哈哈哈哈!」

       姑姑驚訝地問道:「堂妹,妳怎幺啦?妳脫了線嗎?」

       堂妹搖頭笑道:「我沒有脫線!」

       姑姑道:「那幺,妳知道我是誰?」

       表姐也問道:「妳看看我們是誰?」

       堂妹笑著,用手指向她們數著說道:「妳們是天使,一二三四個天使,哈哈哈
     !妳們走開吧!不要看著我和洪,走開,回到妳們的天堂去吧!」

       嬸嬸訝異地看著姨丈,心中想!奇怪,洪卻沒有反應,倒是堂妹像吃了迷幻
     藥似的。

       姨丈對堂妹道:「妳不停的叫洪,洪是什幺人?」

       堂妹笑著指指摟住的小阿姨道:「妳問她嗎?他是洪,是我心愛的男人,我愛他
     愛得要發瘋了!」

       嬸嬸對姨丈道:「奇怪,堂妹為什幺脫了線,她把小阿姨當作你呢?怎幺搞的?」

       姨丈道:「她好像吃了迷幻藥了,為什幺好好的吃迷幻藥?」

       這時,小阿姨、姑姑和表姐,都向姨丈看。她們心中都在想,奇怪,為什幺洪
     大偉還那幺清醒?

       嬸嬸這時突然輕輕噢了一聲,瞪大眼睛向姨丈看,便嬌媚的一笑,低聲道:
     「我從未試過站著玩,而且還是跳舞。」

       堂妹卻拖住小阿姨,要入房內。

       小阿姨奇道:「堂妹,妳怎幺啦?我不是洪,洪在后邊,妳看見嗎?」

       堂妹笑道:「妳以為我喝了酒,洪,不要和我開玩笑,這里人多,我們不要做
     樣本給她們看,我們到房里去。」

       姑姑在小阿姨耳邊低聲的說:「妳陪她進去,真奇怪,為什幺她會這樣,而洪卻
     沒有事,會不會剛才的酒擺了烏龍?」

       小阿姨點點頭道:「也許是吧!」

       堂妹已把小阿姨拖入房內。

       表姐對嬸嬸道:「這怎幺辦?」

       嬸嬸這時卻是媚眼如絲,嬌喘連連。

       這使表姐詫異萬分問道:「妳怎幺啦?有氣無力的,妳在做什幺?」

       嬸嬸道:「洪,太好了!」

       姑姑也十分奇怪,她向嬸嬸看去,由上向下看,馬上哎呀一聲,說道:「嬸嬸
     一邊跳舞,一邊偷食。」

       姨丈哈哈大笑,說:「你們三人喜歡這樣和我跳舞嗎?如果不反對,我們輪
     流玩吧。」

       表姐和姑姑都齊聲說好!

       姨丈笑道:「但是,妳們要對我說實話,為什幺堂妹會變成這樣子?」

       嬸嬸道:「妳們告訴他吧!」

       表姐道:「我們都是來協助堂妹對付你的,她暗中在那杯酒下了迷幻藥,但不
     知為什幺,她卻變成了服食迷幻藥,兩你卻竟安然無事。」

       姑姑道:「剛才,你不是喝了迷幻藥酒了嗎?為什幺你好像沒有功效,為什幺?」

       姨丈哈哈大笑,說道:「我也不明白,不過,醫生告訴過我,我的胃有一種
     特別的酸素,是可以化解迷幻藥這一類的毒藥的呢!便安然無事,不起作用的。」

       嬸嬸道:「原來如此,怪不得你沒事。」

       姨丈道:「如果有事,妳們就麻煩了,醫生對我說過,如果我服了迷幻藥有
     事,便會兇性大發,會殺人的呢!我會把你們五個人都殺了。」

       表姐道:「你殺了我們五個人,你就變成殺人犯了。」

       姨丈道:「我不會有罪的,我在迷失了本性的形態殺人,而且,迷幻藥也是
     你們暗中下的!與我無關,妳們是自取其咎。」

       嬸嬸一征道:「剛才,你喝了那杯迷幻酒,不知有沒有事,萬一你的胃不能化
     解,等一會妳不是會發狂殺人嗎?」

       姨丈點點頭道:「不錯,我會殺人。」

       她們三人都大驚失色。

       嬸嬸忙推開他,說道:「洪,如果你藥力發作,第一個便會殺最接近你的人,
     那便是我了?」

       姨丈點點頭,突然,他跌跌撞撞,像喝醉了酒,他道:「糟了,我的胃今天
     無法化解迷幻藥,你們在我的酒中,下的迷幻藥一定很多,我很快便會發狂,會殺
     人了!你們快點逃走!快點!也把堂妹帶走,否則,我一失去理性,便會殺人!快走!」

       三個女人,大驚失色,只見姨丈此刻倒在沙發上喘息!

       姑姑忙對眾人道:「快,快去穿衣服。」

       她們匆匆穿回衣服。

       走入房內,堂妹正在糾纏小阿姨。知道了原因,也大驚失色,她推開堂妹,去穿
     回衣服,嬸嬸她們也替堂妹穿衣。

       這五個女人,急急忙忙,奪門而逃。

       姨丈見她們狼狽逃走,不禁哈哈大笑,原來他是暗中動手把有迷幻藥的酒,
     換給堂妹。

       這一回,胭脂馬堂妹與四個死黨,以為可以把姨丈好好的教訓一頓,怎知卻
     反而被姨丈戲弄。

       姨丈哈哈大笑,他把門關好,忙走進堂妹的房間,入浴室洗了澡,便在床上
     躺下去,一轉眼便睡著了。

       早上醒來,張開眼睛,不禁吃了一驚。

       因為,他看見床前坐了五個女人。

       正是堂妹他們五個人,原來她們早已回來了。

       姨丈笑笑,問道:「昨夜,我為妳們五個人服務,一直到今早才睡,妳們不
     是都在客廳睡著了嗎?這幺早便起來!」

       嬸嬸奇道:「什幺?你說昨天晚上,你和我們五人…」

       姨丈點點頭道:「妳們都忘記了嗎?妳們這五虎將真是十分厲害,每人都如
     狼似虎,而且每一個都喜歡咬人,我被妳們咬得遍體鱗傷呢!奇怪,妳們都好像忘
     記了!」

       堂妹向眾人看看說道:「洪,我們喝酒太多,后來你怎幺樣了?做過什幺事?」

       姨丈繼續扯謊道:「我曾逃走,因為妳們都有虐待狂,我逃上天臺可以飛上
     天,但又被妳們捉回來。妳們好像記不起來,我覺得這些事只是夢,真是奇怪了!」

       姨丈向堂妹看,只見她秀髮蓬亂,衣服汙穢破爛,手腳有傷痕擦了藥水,洪
     大偉心中好笑,不用說,是堂妹喝了迷幻藥酒,昨夜在街上闖了禍。

       姨丈故意驚訝的問:「堂妹,妳為什幺弄成這樣子?」

       小阿姨替她答道:「堂妹有夢游癥,她昨夜夢游走出街外,倒在地上。」

       堂妹點點頭。

       姨丈心中好笑,但卻忍住笑,說道:「你們五個人,我猜昨夜一定開我玩笑
     ,給我喝迷幻藥酒才會使我覺得生了翅膀,對了,我不是做夢,是迷幻藥發作。我
     曾有一次經驗,當時我覺得自己是一個殺人犯,到處要殺人,我打傷了五男二女呢
     !第二天,我的雙手也受傷了,妳們是不是昨夜在我的酒中下了迷幻藥?」

       嬸嬸忙搖頭道:「沒有,我們怎幺會亂給你迷幻藥服食呢?」

       姨丈道:「這就奇怪了,我很疲倦,堂妹,讓我在妳的床上,再多睡一會好嗎?」

       堂妹點點頭道:「好吧!你睡一會好了。」

       她們五個人走出房外,關上門。

       姨丈掩住嘴,忍住笑,躡足走到房門邊,側耳偷聽。

       他看見堂妹她們五個人,在客廳追究責任。

       堂妹道:「這樣看來,洪昨晚真的服了迷幻藥了,但為什幺我的那杯酒也有迷
     幻藥呢?這事真奇怪!」

       小阿姨道:「我他莫名奇妙了,我不明白,為什幺兩杯酒都有迷幻藥,我也不知
     道為什幺這樣的?」

       姑姑道:「我明白了,一定是這樣。」

       堂妹道:「是什幺?妳說吧!」

       方芳道:「是小阿姨糊涂,她把迷幻藥倒放了另一杯酒,卻不曉得。堂妹飲了就
     搞到昨晚隨街追男人,表演脫衣服,如果不是我們把她捉回嬸嬸家,她不知怎幺收場?」

       嬸嬸嘆一聲道:「我可慘了,堂妹在我家中打破我許多酒,真是害人害己。」

       在房內,姨丈偷聽了她們的談話,忍不住想大笑起來,嬸嬸說得不錯,真是
     害人終害己!

       這時,卻聽堂妹說:「這一口氣,我一定要出的,昨夜不能好好的教訓,下次
     也要好好的教訓他。」

       嬸嬸道:「昨夜,他不是服了迷幻藥嗎?也算教訓了他了。」

       小阿姨問道:「堂妹,妳有什幺妙計?」

       堂妹道:「我有一個計策,先找我的乾媽去對付他,讓乾媽與他開干!」

       嬸嬸道:「妳的乾媽?我們是自已人,不妨坦白說,乾媽四十八歲,樣子像老
     虎狗,妳以為他是個盲人,看不見?就算是盲人,用手也可以摸到,他會就範嗎?」

       堂妹道:「乾媽十分厲害,又有兩手功夫,除非洪不入房,他一進去便出不來
     ,要搞得乾媽滿足才會放他走。」

       小阿姨笑道:「要讓乾媽滿足這不是簡單的事,她是有名的湖口婆呢!這回,洪
     慘了!」

       在房內的姨丈偷聽到這里,不期然的向化 臺上的一張照片看去。照片是兩
     人合照,一個是很漂亮的堂妹和一個老女人,高頭大馬四十來歲,樣子卻像老虎狗
     ,這個女人,看來就是堂妹的乾媽了!

       姨丈心想:幸而聽到她們的計畫,不然就慘了。

       只聽堂妹繼續道:「我的計畫是這樣,先由我們其中一人去誘洪,約他去梅花
     別墅。我們事先安排我乾媽在房內等候,只要他一進房,乾媽那會放他走之理。而
     且,這件事,洪也夠他受的了,乾媽最喜歡的一件事,就是法國藝術,哈哈哈哈!」

       姑姑道:「洪不會答應的。」

       堂妹笑道:「乾媽孔武有力,他怎能不照做,哈哈哈!」

       表姐道:「就用這個辦法去教訓洪,現在我去打電話到和平島賓館訂個房間。」

       堂妹點頭道:「對了!有了房間號碼才可以約姨丈今晚去那里,乾媽也能事
     先在那里等候。」

       于是姑姑便去打電話,她與和平島賓館的職員聯絡上,定了一間十三號房間,便
     對堂妹她們說:「是十三號房,現在做下一步的事了。」

       堂妹道:「下一步是我和乾媽聯絡,看她今晚有沒有空?」

       她去打電話找乾媽,她道:「乾媽,我介紹一個男人給妳,我試過了,十分本
     領,妳不會沒有興趣吧?是不是?」

       對方傳來吃吃的乾笑聲道:「別的事我未必有興趣,但男人則任何時間都有興趣。」

       堂妹道:「那就好了,我已和那男人約好今晚和妳見面,妳等我的電話好了。」

       堂妹對眾人哈哈大笑,說道:「一提起男人,乾媽就精神千倍,現在我們進行
     第三步計畫,那就是由我們其中一人去誘姨丈,由誰出馬呢?」

       小阿姨一笑道:「昨晚我已看出來了,洪對嬸嬸最有好感的,我發現洪對嬸嬸一
     邊跳舞一邊開干起來,因為堂妹迷幻藥發作,使洪中途停止十分掃興,因此由嬸嬸
     去約姨丈就十分合適了,是不是?」

       眾人都認為嬸嬸是最適合的人選。

       嬸嬸道:「洪昨晚不是單獨喜歡我,他的計畫是輪流玩的呢!我沒有把握,如
     果他不答應,不是前功盡棄嗎?」

       堂妹道:「妳可以勝任的,妳去引誘他,然后說我們在外邊不方便,跟著約他
     今晚九時去和平島賓館,妳說妳認識那里的人,已定了十三號房,叫他推門進去就可
     以了。但是最要緊的是叫他一定要準時。」

       嬸嬸一笑道:「我可要吃虧了,讓他先佔便宜。」

       于是嬸嬸便推開房門,向內一看,只見姨丈在床上熟睡。

       嬸嬸轉身向眾人道:「他睡熟了呢!」

       堂妹笑道:「妳弄醒他好了,妳懂得怎幺做,妳去吧!」

       嬸嬸道:「好吧!我只有試試看。」

       她其實對姨丈早已著迷了,現在有機會和他親近這正是求之不得。可是一想
     到今晚姨丈要送到那只老虎狗的口中,就十分難過,正是,我不殺伯仁,伯仁因
     我而死,這怎幺辦呢?

       嬸嬸要救姨丈,但又不能出賣死黨,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她推門入內見姨丈赤裸的熟睡,她走到床邊,欣賞那偉大的肉棒。

       她坐在床邊,竟然大飽手足之慾。

       先摸一摸他那結實的胸膛,接著手滑下來,摸向他的小腹部,握住那巨大無比
     的肉棒,一付愛不釋手的樣子。

       姨丈其實是假裝熟睡,被嬸嬸一陣挑逗,真的有點受不了。

       嬸嬸唧一聲笑,伏下身吻他。

       姨丈詐作被她吻醒,笑道:「嬸嬸,原來是妳。」

       嬸嬸道:「洪,你醒來了。」

       姨丈向房內的四週看,道:「她們呢?她們在那里?」

       嬸嬸道:「在客廳,我是偷偷的進來和你親熱一下的。」

       姨丈向下面一看,看到了嬸嬸的手,笑道:「剛才我作了一個夢,夢見妳在
     一間別墅享樂,原來是妳在挑逗我,令我連想的綺夢,嬸嬸我們享受一下吧!妳上
     來。」

       嬸嬸忙拒絕的說:「不能在這里,這是很不妥,因為你不是那些無能的男人,
     每次都在一小時以上,這一段時間,如果她們發覺了,會被她們責備。最重要的是
     我除非沒遇到能人,一旦遇到對手,我會激情的叫床,一旦狂叫起來,她們就會知
     道了。」

       姨丈道:「那幺,現在不可以了。」

       嬸嬸道:「當然不可以。」

       姨丈早偷聽到她們的計畫了,但故意的說道:「那幺,什幺地方才可以呢?」

       嬸嬸道:「今晚好不好?你有沒有時間?洪,今晚我和你玩個痛快!」

       姨丈問道:「知道,妳是不是今晚叫我到和平島賓館去?」

       嬸嬸點點頭道:「是的,我那里認識女職員,我昨天已租了十三號房間,還未
     退房,你今晚九點便來和平島賓館十三號房,我在那里等你,好不好?」

       姨丈大喜道:「那好極了,我今晚九時準時到。」

       嬸嬸吻了吻他,盯囑的說:「記著,十三號房,你推開門入內便成了,我會在
     床上等你。」

       姨丈故意道:「嬸嬸,我們早一點見面好不好?一同去吃晚飯,然后才一起
     去和平島賓館。」

       嬸嬸忙搖頭道:「不,我不想這幺快讓她們知道和你的關係,還是秘密一點進
     行比較好。」

       姨丈道:「好吧!」

       嬸嬸笑笑道:「記著,今晚九時,你要準時,十三號房,和平島賓館。」

       嬸嬸走出房門外。

       姨丈心中好笑,他早已計畫怎幺去應付今晚的事了。

       嬸嬸走回客廳。

       堂妹她們忙上前齊聲問道:「一切順利完成?」

       嬸嬸點頭笑道:「他上當了,我剛進去時他是睡著的,我把他弄醒他看見是我
     ,竟然想立即享受。我說妳們在外面聽,我是偷偷進來的,被妳們知道那是不好的
     。我便約他今晚九時,在和平島賓館見面。」

       堂妹道:「他答應了?」

       嬸嬸道:「當然,這家伙是只大色狼,那會不答應,今晚有得他苦吃了!」

       眾人哈哈大笑。

       堂妹道:「我馬上打電話給乾媽,叫她依計行事。」

       于是,堂妹便去打電話給乾媽。

       對方正是乾媽接聽電話。

       堂妹笑道:「乾媽,我已約好那個姓洪的男子,他很有本領,相貌英俊,而且
     又有技術,一定很合妳享用的。」

       乾媽道:「他知道今晚的對手不是一個年輕的女人,而是一個湖口的浪女人嗎
     ?知不知道我是高頭大馬型的女人?」

       堂妹扯謊道:「他都知道,他正要找一個像妳這種體型的女人,而且有件事要
     告訴妳,他是一個被虐待狂的男人呢!妳一見了他,便要打他,儘情的虐待他,這
     才可以刺激他濃烈的性慾,使妳受用不盡的呢!」

       眾人都掩嘴而笑。

       堂妹叮囑道:「乾媽,妳記著要虐待他才好,否則,他會軟弱無能的呢!」

       對方乾媽道:「我懂得對付他了,虐待男人是我拿手的好戲,堂妹,妳的乾爹
     就是讓我虐待而死掉的呢!」

       堂妹叫她八點四十五分鐘便進入和平島賓館的十三號房,熄了燈等候,乾媽十分
     高興的答應了。

       堂妹放下電話,眾人齊聲大笑。

       嬸嬸道:「不要這幺大聲笑,會被他聽到,他如果對我們懷疑,今晚便不會去了。」

       小阿姨道:「我一直這幺猜,昨晚的那杯酒,會不會是洪暗中調換了。」

       姑姑啊呀一聲道:「有可能的,對了,他這家伙十分精明,不是普通男人,不
     是個傻瓜。」

       小阿姨和表姐也一齊附和著。

       堂妹道:「我也這幺想,他可能是暗中調換了,而自己又詐作喝了迷幻藥酒,
     哼!今晚有得他好看了!哈哈哈!」

       表姐道:「今晚去酒家慶祝一下,便回來這里,等候乾媽到來,告訴她怎幺對
     付他,這一定十分精彩!」

       姨丈已穿好衣服,扮作腳步浮浮的,從房內走出來。

       他見了這五個女人,便笑笑道:「妳們的酒使我醉倒了,單獨一人在房內睡到
     現在,真是辜負美好的良宵,無福消受美人恩,真是太可惜。」

       堂妹笑道:「今晚你可以再來的,我們都喜歡你,洪,今晚到這里來好不好?」

       姨丈故意向嬸嬸看看,便搖搖頭道:「今晚我約了朋友吃飯,如果來,也很
     晚才能來,又或者不來,說不定被明友拉住打牌呢!明天晚上再來好不好?」

       堂妹一笑道:「也好,明天晚上,我們在這里等你。」

       姨丈道:「明晚見吧!我很疲倦,要回去好好的睡一覺,再見!」

       姨丈揚長而去了。

       堂妹她們五個人,都得意地發出笑聲!

       堂妹道:「可惜,我們今晚無法欣賞乾媽和洪的精彩表演,但是今晚之后,我
     還會給他苦頭吃的。今晚只是給洪的小小懲罰,還有好戲在后頭,有得瞧呢?」

       姨丈倖而在房門偷聽一切,不然的話,以為今晚可以享受嬸嬸這個風騷的性
     感尤物,那就要上大當吃苦頭了。

       姨丈一邊開車,一邊想著用什幺方法,破胭脂馬這一招。

       當然,他是可以不去和平島賓館,但這不是取勝之道,只是避戰而已。

       忽然,他想到一條妙計了。

       他返回寓所,停好車,大廈的管理員是個身體強壯的外國人。

       這外國人名叫總經理,平日對姨丈十分友善,姨丈也幫過他許多忙。

       總經理見姨丈回來,笑顏迎人,叫道:「洪先生,早。」

       姨丈拍拍總經理的肩膀,先給他一千元臺幣道:「總經理哥,給你去喝酒!」

       總經理十分奇怪,一手接過鈔票,詫異地道:「洪先生,你們中國人有一句話,
     無功不受祿。我們是好朋友你要我做什幺?吩附我好了,不用給錢,無功不受祿呀
     !你要我做什幺事?」

       姨丈笑道:「總經理,你今天是否值日班?」

       總經理點頭道:「不錯,但日班夜班也沒關係,洪先生要我做什幺,我總經理一定
     立即依照吩附去做,你儘管說好了!」

       姨丈笑笑說道:「總經理,你想不想玩女人?」

       總經理呵呵大笑,說道:「當然想,我總經理是人不是木頭,你們中國人說過:食
     色性也。洪先生,你要我去做什幺事?」

       姨丈道:「有一個女人,她喜歡高頭大馬的男人。」

       總經理精神一振,呵呵大笑道:「你要介紹我去為她服務,告訴你洪先生,我查
     埋不是夸口,我是十分厲害,呵呵呵!是不是真的介紹我去為女人服務?」

       姨丈點點頭。

       總經理精神奮發,忙問道:「幾時?現在也可以,我去找個兄弟替我值班。」

       姨丈道:「不是現在,是晚上。」

       總經理大喜道:「那就更妙了,今晚幾點?」

       姨丈先問他道:「你的對手,那個女人是高頭大馬的女人,你喜不喜歡這種
     女人?」

       總經理笑道:「我們印度男人就喜歡這種型的女人,這才是美人呢!」

       姨丈便告訴他,那個女人叫做表舅媽,吩附總經理叫她做表舅媽。

       姨丈說今晚九時,叫他前往和平島賓館,直入十三號房,里邊沒有亮燈,那個
     女人會在床上等,你去了可不要客氣。

       姨丈道:「如果她問妳是什幺人叫你來的,千萬不要說是我,你說是堂妹小
     姐叫你來的,記得嗎?」

       總經理道:「堂妹小姐,當然記得。」

       姨丈道:「那個女人是堂妹的乾媽,她很古怪,明明是叫堂妹替她找男人,
     但她可能拒絕你,不過這不是真心,只是作態,因為她喜歡男人對她用強暴的手段
     ,你明白憐香惜玉嗎?」

       總經理呵呵的笑道:「我總經理很溫柔體貼!」

       姨丈搖搖頭道:「那個表舅媽不喜歡男人溫柔,卻要粗暴。」

       總經理笑道:「這個我也十分拿手,總之需要我怎幺樣,我便怎幺樣?」

       姨丈道:「這就好極了,你可以對她施暴,她喜歡男人虐待,而且,要搞足
     一個鐘頭你才可以走人!」

       總經理笑道:「你放心,我會做妥當的!洪先生,不是我夸口,對付女人,我很
     在行!」

          *           *           *

       晚上,堂妹她們五個人,和表舅媽一起吃飯,這是表舅媽請客的。

       堂妹的乾媽,是個高頭大型的女人,相貌雖然不難看,但亦不是個美人,打扮
     得十分妖艷。

       表舅媽吃吃笑道:「現在是已飽餐戰飯,今晚我要好好的享受那個姓洪的。堂妹
     ,妳們沒有騙我?他真的有本領嗎?」

       堂妹笑道:「乾媽,我這個乾女兒那次騙過妳?阿洪是一個奇男子呢!」

       表舅媽道:「他已經知道我是一個怎幺樣的女人嗎?」

       堂妹道:「當然知道,他說他喜歡和上了年紀的女人交手,而且,他夸口未逢
     敵手,他要找一個旗鼓相當的女人,打一場激烈的硬仗。」

       表舅媽哈哈大笑,說道:「這樣,他今晚便得償所愿了。堂妹,妳試過阿洪了?」

       堂妹笑著點點頭道:「是的,乾媽,我也是湖口女,但是我無法應付他呢!所
     以我便想到乾媽一定可以把他打敗的。」

       表舅媽點點頭道:「當然,妳乾媽身經千戰,未逢敵手。今晚我會使洪知道還有
     十分厲害的女人,哈哈哈!」

       嬸嬸道:「不過,表舅媽,也不要過份傷害他,因為我們五個人,還要享受享受
     呢!總之,贏了他便算了。」

       堂妹笑道:「嬸嬸,妳不用擔心,洪受得了,他是被虐待的男人,乾媽要虐待
     他,他才會滿意的!」

       表舅媽點點頭道:「對了,我就有虐待狂,落在我手上的男人,我要把他們虐待
     一番,使他們對我屈服。」

       堂妹道:「對了,妳要狠狠的虐待他一番,他才有勁呢!」

       表舅媽吃完飯,已是八點十五分了,她對眾人道:「乾媽現在去了,妳們明天早
     上在堂妹家中等候我的戰果,并且由我請妳們飲茶。」

       堂妹笑道:「她們四人今晚都在我家,明早妳來可能太疲倦了,可打電話去梅
     花別墅。」

       表舅媽走了之后,她們五個人都吃吃的笑著。

       堂妹道:「我知道,乾媽會發狂的,她一定會好好的整治洪,明早,我一定會
     聽到乾媽精彩的報告,那個洪昨晚調換了酒,害得我好苦,今晚要他報應了。」

       卻說表舅媽到了和平島賓館。

       她告訴職員,她是堂妹的乾媽,早已租了十三號房。

       職員含笑帶她到十三號房。

       表舅媽對她說:「如果有男人來找十三號房,妳便讓他自己進來好了。」

       女職員收了她一千元小費,笑著走開了。

       表舅媽看著手錶,這時是八點半,還有半小時。

       她便脫去衣服,先洗個熱水澡,從手提袋取出香水灑在身上,便把房內的燈光
     熄滅,躺在床上,等候著阿洪的到來。

       房內開了暖氣,十分溫暖。

       表舅媽因晚飯時喝了酒,躺在床上竟然睡著了。


                  
             


       九點正,總經理已依時到達和平島賓館。

       女職員見了他也不奇怪,因為來租別墅幽會的人什幺人都有,有的男人喜歡太
     妹,有的女人又約了黑鬼來,有的年輕人拖了一個五六十歲的老太婆來翻云覆雨,
     總之,是無奇不有。

       總經理告訴她,是找十三號房。

       女職員笑笑說:「由這邊走過去左轉便是十三號房,里邊的小姐等你許久了,
     她吩附說你到來便可以推門進去,她沒有鎖門。」

       總經理便依照她的指示路線找著十三號房,推門入內。

       在床上裸睡蓋著綿被的表舅媽,這時仍在熟睡,她不知道有人進來,就算她沒有
     睡著,在黑暗的房中,表舅媽也看不見一個黑人進來,而以為是姨丈呢!

       總經理一進入房內,便嗅到一股香水味,他笑道:「好香呀!」

       他把房門關好,又上了鎖。

       這別墅的房間,裝飾華麗設計良好,都有隔音設備,里面如何浪叫也不會傳出
     房外的。

       總經理不去亮燈,摸黑進襲。他先把衣服脫光。剛才他進來時門外的光線,使他
     知道床的位置,因此,在黑暗中也知道床的方向的。

       總經理走到床邊,笑道:「表舅媽我來了!哈哈哈!」

       這個高頭大馬的表舅媽,仍在熟睡如泥,聽不到的。

       總經理哈哈大笑,坐在床邊,說道:「表舅媽,妳好誘人,詐睡來玩我。好!我會
     使妳出聲的,先讓妳嘗當我的手段,哈哈哈!」

       總經理鉆入被窩,雙手游動著。

       一手摸著她的雙乳,一手直撲肉洞。

       這幺一來,表舅媽醒了。

       表舅媽吃吃笑道:「阿洪,我等你等得睡著了也不知道,你來了很久嗎?」

       總經理哈哈大笑道:「我來了一會兒,表舅媽妳的聲音好嬌柔!」

       表舅媽道:「當然嬌柔,別人時常讚我的聲音嬌嗲,哎喲!」

       表舅媽大聲呼痛,原來總經理粗手粗腳,弄痛了表舅媽。

       總經理哈哈笑道:「表舅媽,我知道妳最喜歡粗魯的男人,哈哈!我又來了。」

       總經理又是狠狠的一捏。

       表舅媽在黑暗中,打了他一下道:「不是這樣粗魯,你的肌肉很結實,而且你的
     肉棒又是這幺巨大,很合我胃口,不過你的皮膚這幺粗糙,怎幺會這樣呢?」

       總經理道:「我是男人,男人的皮膚自然粗糙的。」

       表舅媽道:「而且,你十介古怪,身上有椰油味,你為什幺擦了椰油呢?」

       總經理道:「我一向是擦椰油的。」

       表舅媽笑道:「洪仔,我知道你生得英俊,房內沒有燈光,讓我摸一摸你的臉!」

       總經理道:「表舅媽,妳摸吧!」

       表舅媽伸手去摸,馬上驚訝萬分,叫道:「洪仔,你滿臉鬍鬚的,奇怪她們沒有
     告訴我你是個鬍鬚仔。」

       總經理道:「我一向有鬍子的,女人就喜歡男人有鬍子的。」

       表舅媽笑道:「這是你說的,除非你讓我知道鬍鬚的好處,我就會喜歡!來吧!
     嗯快點!」

       總經理道:「好吧!表舅媽,我使妳享受一下鬍鬚的好處,有許多女人就認為,就
     像吃咖哩一樣的刺激呢!」

       表舅媽笑道:「我正是喜歡咖哩雞。」

       總經理道:「我請妳吃咖哩雞。」

       于是,總經理便去吻她,吻遍全身。

       表舅媽渾身酸癢,嗤嗤笑個不停。

       突然,總經理一口咬下去,這個咬使得表舅媽尖叫呼痛,而總經理又咬第二口,而且
     用手亂抓亂捏一通。

       表舅媽痛得要命,嬌聲道:「你瘋了嗎?洪仔,你這會弄傷我的,你有虐待狂?」

       奄理笑道:「表舅媽,堂妹說妳喜歡被人虐待,我要令妳滿足,哈哈哈!」

       總經理又是亂咬亂抓。

       表舅媽奇怪,一邊呼痛一邊亮床頭燈向身上的人看,馬上大驚失色!她發覺竟然
     是一個印度阿三,她道:「你是誰?」

       總經理道:「我是阿洪。」

       表舅媽向他打量,搖搖頭道:「你不是阿洪,堂妹對我說,洪仔十分英俊,他不
     是印度阿三,而你卻是,你究竟是誰?你摸錯了房門是不是?」

       總經理哈哈笑道:「我沒有摸錯房間,難道,還有一個堂妹的乾媽,在另一個房
     間嗎?」

       表舅媽問道:「是誰叫你來的?」

       總經理道:「還有誰,便是妳的乾女兒堂妹,她是替妳約我來的,這也會搞錯?」

       表舅媽詫異萬分道:「堂妹叫你來的?」

       總經理點點頭說:「表舅媽,我告訴妳一個秘密,昨晚我和堂妹睡在一起呢!妳的
     乾女兒大讚我好棒,她說她的乾媽就一定喜歡我這種男人。今天早上,堂妹打電話
     給妳是不是?妳有沒接到她的電話?」

       表舅媽道:「有,不錯是她打電話給我,你怎幺知道?」

       總經理道:「當時,我還未和堂妹分手,還在她的身邊,她說要介紹我給妳,但
     又叫妳等一等,等她的電話,是不是?」

       表舅媽點點頭:「對了,正是這樣。」

       總經理道:「后來她問我愿不愿意替乾媽服務?妳和堂妹和拍的照片我看過了,
     其實我對妳早已仰慕已久了,本來我是假裝不愿意博取她的歡心,因為我不知道她
     說要介紹妳給我是不是要試試我?所以我拒絕,我說連妳乾媽都來那太難為情了,
     然而她竟然生氣了,非要我…否則,從此不要再見她,我才看出她的真心話,只有
     答應。其實我見了妳的照片早就喜歡像妳這種體型的女人呢!表舅媽妳不喜歡我嗎?
     」

       表舅媽點點頭道:「當然,堂妹她說謊,她說你是個十份英俊的男人,可是原來
     是一個阿三,我一向討厭阿三,滿臉鬍鬚難看死了!」

       總經理笑道:「有許多東西外表難看,但卻能帶給我們快活,例如我的小阿三不
     是十分難看嗎?可是一動起來,妳便會大讚好呢!」

       表舅媽總覺得這個阿三有點來歷不明,可是他說堂妹的事,又是一模一樣的,難
     道昨夜堂妹真的和這個阿三打仗起來?

       她又那里知道,全是姨丈告訴總經理的,才會說得如此逼真!

       總經理笑道:「表舅媽,我們享受一下吧!我知道妳是一個被虐待的女人,堂妹告
     訴我了。」

       表舅媽一怔道:「堂妹說我是一個喜歡被虐待的女人?其實我是一個喜歡虐待人
     的女人才對呢!堂妹真的這幺說?」

       總經理道:「她說的我又怎能對妳說?她已告訴我使妳興奮的秘訣,是把妳虐待
     ,妳才會過隱,而且又說妳一向否認,叫我不管妳承認還是否認只要虐待妳,妳就
     會喜歡我。」

       他頓了一頓再說:「她又教了我一個妳最喜歡被虐待的方法,叫我照做。」

       表舅媽問道:「真的嗎?你真的知道嗎?究竟是什幺方法?你說來聽一聽。」

       總經理沒有說話,竟然一掌打在表舅媽的臉上,跟著又是一掌,左右開弓,把頭向
     她胸前伏下去,向她胸部亂咬,雙手又向她亂抓亂捏。

       表舅媽痛得眼淚直流,又叫又嚷。

       表舅媽掙扎道:「阿三,你為什幺打我?咬我?」

       總經理道:「妳覺得舒服是不是?堂妹就是教我這樣伺候妳呢!」

       表舅媽破口大罵道:「堂妹,妳竟然找個八三來拿我開玩笑,我不會放過妳!」

       突然,總經理狠狠的咬她一口,表舅媽痛得大叫救命!

       總經理道:「表舅媽,不要叫救命,妳大聲叫外邊也不會有人聽到,自然不會有人
     來救妳,其實我已看出來了,堂妹告訴我,她說妳越覺得過隱越會大叫,哈哈哈!」

       總經理道:「不要開口阿三閉口阿三的,我有名字讓妳叫的,我是供仔,妳和莉
     莉一樣叫我洪仔好了。」

       表舅媽哼一聲道:「快放我走!」

       總經理道:「堂妹她們五個人,說不能未到時間就放妳走的。」

       表舅媽道:「妳說她們五個人,那是誰?」

       表舅媽故意問,目的是要試試他,是不是真的和堂妹有關係。

       但總經理早已熟記了姨丈講給他的資料,便笑道:「她們五人,自稱是五虎將
     ,那是堂妹、小阿姨、嬸嬸、方方、表姐等。」

       表舅媽心中想:對了,這阿三和她們認識,是她們叫他來沒錯。「表舅媽便問道:
     「你剛才說她們是限定你時間嗎?是不是?」

       總經理道:「對了,堂妹說最少要虐待二小時妳才會滿足的呢!其他四人亦同時
     說最少兩小時,那是一小時虐待,一小時性交。」

       表舅媽又問道:「那幺,姑姑她們一定給你錢的了,替她們工作是有酬勞的吧!」

       總經理依照姨丈教他的話,點頭道:「有的,堂妹給我5千元,其余四人各五
     千,一共5萬元。」

       表舅媽哼一聲道:「阿三,不阿洪仔,我也給你5萬,你停止對我虐待,好不好?」

       總經理道:「有錢我洪仔當然要,但是怎幺向她們交代?」

       表舅媽道:「你當做已把我虐待兩小時便是了,我不告訴任何人,只要你不說,
     便沒有人知道的。」

       總經理心中高興,他沒有想到,今晚有得玩,又有5萬元收入。

       他點頭道:「表舅媽,這樣我就謝謝妳的5萬元了,不過妳要兩小時后才能離去
     ,因為被堂妹知道,她會向我收回她們的5萬元,還會打罵我。」

       表舅媽笑道:「你放心好了,我會做的,我還會讓她們知道,我是被你虐待得好慘。」

       總經理道:「這就好了,拿來吧!」

       表舅媽打開手提袋,取出5萬元交給總經理,說道:「阿三,你走吧!我要洗澡了
     ,我被你咬得遍體鱗傷,打得全身痠痛,我要休息一會才能走。」

       總經理道:「我先走了,表舅媽,妳千萬不要讓堂妹知道我說穿了她的秘密。」

       表舅媽點頭道:「你放心,我不會說的。」

       總經理穿回衣服說道:「我要走了。」

       表舅媽道:「阿三,我還有一些事問你,你知道她們為什幺要找你來虐待我?是
     什幺原因?」

       總經理道:「這個我不知道,但聽堂妹說,她們幾個人說妳時時夸大,說妳常夸
     口說妳打遍天下無敵手其實是假的,只是吹牛,堂妹說要給妳厲害看看,我當時是
     在臥室內偷聽到,堂妹后來提議,叫我來虐待妳把妳弄得渾身是傷,使妳以后不敢
     吹牛。」

       表舅媽哼一聲道:「等一會,看誰是吹牛誰教訓誰,哼,阿三,我忽然想起一個
     辦法,她們出5萬元,你便答應對付我,如果我也出5萬元,你愿意虐待她們嗎?」

       總經理道:「表舅媽,我其實不是一個有虐待狂的阿三,而且,5萬元虐待五個人
     ,這是不是太低價了,應該是一萬五千元。」

       表舅媽一想道:「一萬五千元,數目大大了,我親自去對付她們。」

       總經理道:「這樣,我便走了。」

       總經理來到一間餐廳,姨丈早在那里邊喝著酒等候。

       總經理一坐下,哈哈大笑道:「阿洪,我請客,你隨便吃東西!由我請客。」

       姨丈詫異萬分,問道:「為什幺你請客,我麻煩你做事,應該由我請客才對。」

       總經理哈哈大笑,他把一切經過原原本本的說出來,最后笑道:「就這幺簡單,
     我得到9千元。」

       姨丈一陣笑,問道:「那個表舅媽,是不是被你咬得遍體鱗傷呢!」

       總經理道:「傷的很厲害,她說要去找堂妹報仇。」

       總經理接著說:「阿洪,堂妹究竟是個怎幺樣的女人?還有另外四個女人,要不
     要我去對付?」

       姨丈哈哈笑道:「你這個阿三,好大的胃口,好吧!有機會,我會再找你的 。」

       兩小時后,堂妹她們五個人聚集在堂妹家中,等候表舅媽的消息。

       表舅媽搞苦了姨丈,會馬上來把經過情形告訴她們的。

       莉前吃吃笑道:「你們猜猜,我想了什幺,這樣好笑?」

       小阿姨道:「還不是想洪被咬得遍體鱗傷,表舅媽是個十介瘋狂的女人,她就是喜
     歡咬男人打男人的,洪會吃盡苦頭了!」

       電話鈴響,堂妹匆匆接聽,打來的正是表舅媽。

       表舅媽一陣笑,說道:「堂妹,我現在去妳那里好嗎?」

       堂妹忙道:「好呀!乾媽,阿洪怎樣了,是不是令妳滿意?」

       表舅媽一陣笑后,沒有再說什幺,卻把電話掛斷了。

       堂妹放下電話,哈哈大笑道:「表舅媽馬上來了,她一定把洪整得不生不死!」

       姑姑她們在拍手叫好。

       姑姑道:「我想,洪現在還躺在和平島賓館的床上,不能動彈了!」

       小阿姨道:「如果我們能親眼看見,那才是精彩萬分。」

       她們五人又那里知道姨丈棋高一著,反而令表舅媽慘而敗北。

       不一會,門鈴響,堂妹把樓門打開。

       表舅媽裝著笑臉走進來。

       小阿姨道:「我們為乾媽鼓掌!」

       五個女人一齊拍手,嘻嘻哈哈的大笑!

       表舅媽向眾人掃了一眼,問道:「你們五個人為什幺拍手,這樣高興?」

       堂妹笑道:「乾罵妳打了一場勝仗,為什幺不拍手呢?」

       表舅媽心中生氣,哼了一聲,坐了下來。

       堂妹她們十介奇怪,堂妹問道:「乾媽,妳大勝回來,卻悶悶不樂,那是什幺
     原因?為什幺呢?」

       表舅媽又是哼了一聲,問道:「妳們以為我是大勝?」

       嬸嬸道:「不是大勝則是小勝了,總之是勝利了也該開心了。」

       表舅媽冷冷的道:「你們五人不要對我說風涼話了,我知道開心的不是我而是妳
     們,妳們應該高興!」

       堂妹笑道:「這個我們自然高興了,但乾媽也不該悶悶不樂,為什幺呢?」

       表舅媽向她們掃了一眼,說道:「妳們笑我了,但是我卻要妳們先開心,使妳們
     知道妳們的計畫全部成功。」

       堂妹笑道:「乾媽!我早就肯定,一定成功的!」

       表舅媽突然脫衣服,她把身上的衣服脫光。

       堂妹她們五個人,向她身上望去,都大吃一驚!

       因為,她們看見了傷痕纍纍,有牙印、有抓痕,一塊青一塊紅的。

       她們都莫名奇妙!

       表舅媽憤憤的穿回衣服,向五個目瞪口呆的乾女兒掃了一眼,道:「現在妳們心
     涼了。堂妹!我問妳,妳們存的是什幺歪心,我自問待你們不薄,但妳們卻騙我什
     幺洪仔,那個洪仔竟然是一個阿三,哼!」

       她們五個人都大驚失色,齊道:「是個阿三?」

       堂妹詫異道:「乾媽!阿洪不是個阿三呀!怎幺來了個阿三的,不可能!」

       表舅媽原原本本的說出來。

       堂妹啊呀一聲道:「我們被戲弄了,一定是那個洪仔,把一個阿三找來,卻使
     乾媽吃了苦頭!」

       堂妹道:「乾媽,那個阿三有沒有和妳性交?是不是與別人不同?」

       表舅媽道:「沒有,我給了他9千元,這個死阿三見錢眼開,連什幺也忘了,那
     還記得性交。」

       表舅媽道:「我們要找阿洪算帳,那阿三一定是阿洪收買的,他為什幺知道計策呢!」

       嬸嬸一想道:「可能是今早他詐睡,偷聽我們的談話。」

       堂妹點點頭,說道:「我們要痛痛快快的把阿洪教訓一頓,報仇雪恨。」

       表舅媽搖電話給老司機。

       電話接通,對方正是老司機。

       表舅媽道:「阿周,我要查一個人,你得說真話,否則我會給你好看,知道嗎?
     」

       老司機忙道:「表舅媽,妳有什幺事,儘管吩附好了,我阿周知無不言的。」

       表舅媽道:「有一個姓洪的男人,曾叫過堂妹的,你知道嗎?」

       老司機忙道:「表舅媽,他是一個私家偵探,十分風流,女人見了他便好像蒼蠅遇
     到糖一般。」

       表舅媽得到了姨丈的資料,笑道:「妳們怪不得敗下來,這個阿洪原來是個風
     流偵探。」

       這五個女人驚訝萬分。

       堂妹道:「我們想報仇雪恨,就不會那幺容易了!」

       表舅媽道:「那倒未必呢!」

       堂妹問道:「表舅媽,妳是不是有了妙計,可以對付姨丈?」

       表舅媽道:「是的,不過…」

       堂妹問道:「不過什幺?」

       表舅媽道:「我要單獨去見他,妳們不用插手,我有辦法把他好好的教訓一頓。」

          *           *           *

       「我是李太太。有一案件,想請洪偵探替我偵查,因為要爭取時間,才能查出
     原因。」

       姨丈道:「是急事嗎?」

       對方表舅媽道:「嗯!是急事!」

       姨丈道:「我平時很少夜里回事務所的,但今晚剛好有點小事,要回來看看
     。李太太,請妳到我的事務所來吧!」

       對方表舅媽道:「你的事務所在什幺地方?我的朋友只給我電話,沒有地址呢。」

       姨丈便告訴她事務所的地址。

       表舅媽很快便來了。

       事務所內,只有姨丈一人。

       他去開門,向前面的女人望去,只見是個高頭大馬型的女人。雖然徐娘半老,
     但風韻猶存,而且,身段十分性感,不是很美麗,但還算中等,可以說不算丑女人
     之類的了。

       姨丈知道,她就是電話中的那個李太太了。

       不過,姨丈覺得這個女人好像很面善,似乎在什幺地方見過?于是左思右想
     ,想想可能是半年前在一個喜宴場合碰過頭,又可能是另外一個應酬場合中彼此同
     席。再想了一陣子,也想不起來,只好不再想了。

       他招呼李太太坐下,又向她打量。

       表舅媽吃吃笑,問道:「洪偵探,我深夜來訪,為了什幺?是要去捉姦啊,我的
     丈夫和女人在外邊鬼混,我要你協助我去捉姦,拍攝床上照片做證據,你一定這幺
     猜,是不是?」

       姨丈笑笑,點點頭。

       猛然想起了,這個女人在堂妹的房間見過,是一張照片,和堂妹一同拍攝的生
     活照,這個女人正是堂妹的乾媽。

       姨丈心中明白了,剛才,這個表舅媽吃了總經理的苦頭,如今是來找麻煩了吧?
     不用說,表舅媽以為他不認識她,所以來報仇雪恨。

       表舅媽風情萬種的搔首弄姿,她對姨丈,是一見鍾情了。

       表舅媽道:「洪偵探,許多人都說你是個風流大偵探,我如今見你面,果然是個
     風流人物。你猜猜,我找你查什幺案?你猜。」

       姨丈道:「這個,十分難猜了。」

       表舅媽坐到姨丈的身邊,說道:「我不是要去捉姦,我已沒有了丈夫,和丈夫
     早已離婚。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要你馬上去做,你肯嗎?」

       姨丈道:「請說吧!是什幺重要的事非要現在去做不可,妳說出來好了。」

       表舅媽握住姨丈的手,風情萬種的注視他,說道:「我要你馬上替我查一個人。」

       姨丈問道:「妳要偵查什幺人?」

       表舅媽道:「是一個阿三,你先看看我。」

       表舅媽竟然在姨丈面前,把身上衣服脫光。

       姨丈忙道:「李太太,不要在這里脫衣服,被人看見了會不好意思。」

       姨丈向她的身上望去,只見滿身傷痕。

       姨丈是明人,他知道表舅媽是被總經理弄傷了。

       姨丈故作不知真情,問道:「為什幺會變成這樣子?是不是遇到大色狼?」

       表舅媽道:「我遇到一個虐待狂的男人,他是一個阿三,我想請你替我找這個人。」

       姨丈道:「偵查那個阿三?」

       表舅媽搖搖頭道:「不,是那個本來要約我的那個男人洪仔。」

       姨丈道:「近來,真是怪事一蘿筐,我告訴妳一些事,有個女人請我替她偵
     查她丈夫的行動,因為她丈夫身體竟然布滿了傷浪,是被女人咬傷捏傷的。這位太
     太擔心丈夫在外邊有了女人,要我偵查,就是要知道是不是有女人?有了情婦?」

       表舅媽道:「你替她偵查到真相了?」

       姨丈道:「是的,我查到了一位小姐,她是一位客串的應召女郎,不是以此
     為職業,只是客串性質,她原來是個湖口的騷女人,許多客人都不能令她滿足,便
     把男人咬的遍體鱗傷了。」

       表舅媽道:「原來如此,不是太快活達到高潮才咬人的。那幺,請問你有沒有和
     她玩迥一手呢?結果如何?」

       姨丈點點頭道:「有的,她名叫沛珍,是個很動人的小姐,我從未遇過像她
     這幺性感風騷的女人,我真幸運。」

       表舅媽道:「她有沒有咬你呢?」

       姨丈搖搖頭道:「她沒有咬我,因為我令她滿足,所以,她沒有咬我。」

       表舅媽一笑道:「原來你這幺好,后來又怎幺樣呢?」

       姨丈道:「后來,堂妹約我去她的香閨參加派對,我去時卻發覺除了堂妹以
     外,還有四個女人。她們對我很歡迎,但是,我無意中偷看到她們在倒酒時,把一
     些藥粉放入一只酒杯中。來才知道,這是迷幻藥,目的是給我喝,她們想害我。」

       表舅媽接道:「后來你是喝了這有迷幻藥的酒了,是不是?」

       姨丈道:「我沒有喝,我把這杯酒放進她們的酒中,而取了其中一杯沒有迷
     幻藥的酒,堂妹竟然喝了這一杯有迷幻藥的酒。我不明白,她們為什幺要戲弄我?
     如今是害人終害己了。堂妹她們害不到我,卻五個女人約我和她們的乾媽比賽,她
     們說我一定要敗下來。」

       表舅媽道:「你見過她們的乾媽嗎?你認識她嗎?」

       姨丈道:「從未見過,但我很希望和表舅媽玩一場友誼的性交,技術交流一下
     。于是,我便依照她們約定的時間地點,去會她們的乾媽,地點是和平島賓館。怎知
     ,我去別墅門口,卻遇到一個阿三,這個阿三攔住我的去路,他說他知道有五個女
     人想害我,叫我不要到別墅。我問他是怎樣得到消息的?阿三說有錢便可以說出真
     相,我給他一千元,阿三說是一個名叫堂妹的女人,叫她在別墅門口攔住我,不許
     我進入別墅去找那個約我的表舅媽,我不明白堂妹她們在搞什幺鬼?」

       表舅媽聽罷,卻信以為真,哼一聲道:「我回去教訓她們,我上了她們的當,我
     去找她們算帳!」

       姨丈道:「什幺?妳…」

       姨丈故意裝作吃驚的樣子。

       表舅媽笑笑道:「我就是堂妹的乾媽。」

       姨丈道:「哦!原來妳就是表舅媽。」

       表舅媽對著他吃吃的笑道:「洪偵探,你不是想和我技術交流嗎?」

       姨丈只好說道:「嗯!我是很樂意的,不過…」

       表舅媽急問道:「不過什幺?」

       姨丈道:「在這事務所不方便…」

       表舅媽緊接著說:「那我們去和平島賓館好了。」

       姨丈騎虎難下,只好答應了。

       他們來到了和平島賓館。

       表舅媽一進入房間就迫不及待的把身上衣服脫個精光,連帶也順手剝姨丈的衣褲。

       姨丈只有被動,頓時,兩個赤裸裸的同時躺在床上開始一場戰爭。

       表舅媽的動作實在激烈,就像是饑渴已久,迫不及待似的。

       姨丈知道她浪得很厲害,忙將她翻身向下,伸手一摸那一張一合的陰唇,準
     備速戰速決。

       姨丈將手指插入肉洞里,將它攪動幾下,她更浪了…

       淫水從肉洞里一直流出來,弄濕了他的雙手。

       「嗯…小穴里面癢得很呢…」

       慾火高張的她,玉足不停的蠕動,把姨丈的肉棒對著肉洞口直拉。這時洪大
     偉才伏在她的兩股之間,握著大龜頭在那淫水的出口直磨擦著,直逗得表舅媽緊咬銀
     牙,不住顫抖。

       「洪…快插進去…」

       姨丈見她這種急相,猛的向前一挺,大肉棒立刻滑入。

       只聽嬌呼一聲…

       「哎呀…狠狠的…美死我了…」

       挺進的肉棒抵住了芯,但是姨丈并沒有動屁股,他讓大龜頭頂在花芯一陣磨
     擦旋轉。

       表舅媽已感到無比的快感,刺激得全身顫抖,花芯收縮,連牙根都在打顫,這時
     肉棒又往上挺,表舅媽爽的浪水不住的向外流,小穴更覺的充實快感簡直整個人都快
     要飛上天。

       「洪…我要死了…快…快抽動…抽動你的大肉棒…我…我要你狠狠的插…插破
     小穴…快…快呀…」

       說著大屁股一直向上挺,伸出了手臂摟著姨丈的后頸,主動的吻在他的嘴上
     ,舌尖也在他的口中直頂。

       「表舅媽!舒服嗎?」

       「嗯…哼…你真行…我沒有遇過像…你這樣行的…」

       姨丈猛烈的猛插幾十下。

       「啊…啊…哎呀…」

       原來表舅媽已忍不住洩了一次陰精了,只見她的全身一顫一動的抽搐著。

       但姨丈并沒有停止動作,他要這徐娘半老的表舅媽知道他的厲害,大龜頭在肉
     洞里不停的進出著,浪水順著屁股溝直流出來。又過了千余下的抽插…

       表舅媽忍不住肉洞的騷癢,又再次的洩身了。

       口中不停的浪叫道:「好人…哎呀…饒了我吧…我又出了…我受不了了…哼… 」

       姨丈見表舅媽滿臉紅暈全身顫抖的在求饒。

       姨丈在這剎那間忽覺的龜頭一麻,一股濃濃熱熱的精液直沖入表舅媽的肉洞里。

       表舅媽的肉洞里面覺得一股強勁的熱流直抵花芯,表舅媽不自主的雙手環抱姨丈
     的熊腰雙腿夾緊他的屁股。

       經過一番大戰后只見表舅媽滿臉顯現一付滿足的微笑。

       表舅媽轉身面向姨丈溫柔的伸出雙手在他的胸前輕輕的一畫,并對姨丈發出
     輕輕的甜甜一笑,似乎在說我們盡釋前嫌吧。

? ? ? ? 上一篇: cetd-212【12P】 ? ? ? ? 下一篇: iptd-559【12P】


少妇白洁,国产亚洲亚洲高清视频,五月丁香综合缴情六月,欧美变态videossex

廣告合作請點擊這里!
快中彩开奖 江苏虚拟足球e球彩 (^ω^)MG太阳神之忒伊亚_稳赢版 (^ω^)MG刮刮乐_官方版 上海快三今天开奖结果 平特肖三中三多少倍 (*^▽^*)MG弓兵在线客服 (^ω^)MG泰国天堂试玩 江西快3走势图前天 (★^O^★)MG女孩与枪_破解版下载 (^ω^)MG金钱蛙巨额大奖视频 华东15选5基本走势图 休彩7星彩 (★^O^★)MG进击的猿人_豪华版 中金心水论坛高手 新疆35选7历来开奖结果 (*^▽^*)MG之书Oz官网